fbpx

OmniPork News

信報Lifestyle Journal

07 Sep 2018

谢安琪×David Yeung 善良者联盟
一声巨响,北极最厚的一块冰层在上月破裂。看过消瘦的北极熊独坐在冰块上的人,都很难忘记那画面。
地球暖化不再是一个个预言,或一出电影。 Green Monday创办人杨大伟:「谈科学数据,不容我乐观。但从个人层面出发,我又会乐观,这两年间这么多人走出来说要做点事,又好像Avengers(复仇者联盟)一样,大家都觉得要做点事。」港版联盟David请到产后休息两年的谢安琪(Kay)加盟,99%茹素多年的Kay承认以往好一段日子食素一直低调。但今天情势严峻,做对的事不沉默。
「我是的CKO!」Kay笑着介绍自己身份Chief Kindness Officer,Kindness,善良也。
自行食素
「小时候我自行食素,因为家人都不是食素的。当年还在读小学,我会避开晒肉类,吃我喜爱的蔬菜、淀粉类。原因是小朋友,发自内心──我太喜爱动物,我不想因为我要进食令它们受伤害,就算带恭敬的心,我也感觉不大舒服。」佛家说众生皆有佛性,Kay说自己还没有完全茹素,「我已不吃蛋奶类,但工作上安排有时也会吃到茄蛋饭。但有的餐厅真的没选择,我统计过,一年大概会吃十只虾左右。这模式我维持多年了,好啱我。 」
小小Kay童年时就跟动物「眉来眼去」,「我跟人接触喜欢看眼神,跟动物我也看眼神,我常觉得它们眼神好美!即使没有言语,沟通反而更漂亮。连鱼我都看她眼神!真的,鱼啊你怎样跟她眼神沟通?别以为没有,小时候家里养龙吐珠,连龙吐珠我都会觉得大家在沟通中。因为你放学返来,它像在等你,你回家后它就会跟你一齐行一齐游,一起跳辣身舞。」当年Kay妈发现女儿不喜欢吃肉,Kay就照直讲自己的原因,「家里有养鱼,又有养动物,我说我不想吃它们,她也体谅,就多煮了蛋给我吃。」家人没怎样,倒是其他姨妈姑姐见到会有意见,「好多声音。我们是基督徒家庭,有时也牵涉到说天父赐给我们种生物繁衍其类,都是供给人类美好生活的。我常听见这说法,也尊重大家,但我还是吃自己的餐单,没有冲突。」她笑。 Kay曾多次爆肺,我第一次爆肺时体重跌过20磅,体重达危险水平,医生建议她吃一点肉,「试过一段日子,但总是不大喜欢。」
留意环保等议题后,茹素的理由更充分。皮的衣物不穿,拍照时Kay让记者看她自己带来的Vegan松糕鞋。从前茹素常感自己在麻烦别人,「帮我处理食物的人,需要将肉换成菇,好像很麻烦到别人。最怕是人家会说:『你不觉得食素好麻烦咩?』『如果你这又不吃那又不吃,同你食饭好无瘾呀!』所以我也很少提及。」有段日子,因为大家照顾周到,会跟活动主办方说:阿Kay不吃肉。结果当菜来了,食物放满一台,到最后工作人员都没怎碰过,「因为都是素菜,工作人员不享受那一顿饭,以后我就不再作声。先照顾好大家,我再从中找自己想吃的东西好了。」David笑:「怎令素食不影响我的社交生活?就是要找一些两边都煮得好好的餐厅。反而有时朋友刻意说Book了素菜馆,那就更糟!」
地球大实验
中二那一年,David见着家中煮大闸蟹,还傻傻的问母亲蟹是生是死,「我心想:你先绑好它,冷藏它再蒸它,它不是要经历三重折磨吗?我自此就不吃了。」2001年,他告诉信佛的父亲不想再吃肉,2006年看了戈尔的纪录片《绝望真相》(An Inconvenient Truth),开始研究地球暖化、环保议题。六年前创办Green Monday,上月刚跟两个女儿到欧洲及冰岛旅行,情况更感刻不容缓。 「今年七月有几个地方破气候纪录,东京41度、瑞典35度、伦敦36度。我跟女儿去冰岛,心里真的有个想法:十年后冰岛还有没有冰?」
「从科学上看,76亿人的地球,大家正在做地球上最大的实验,看它几时爆。以这样的生活模式,不爆才是奇迹。每年都有Earth Overshot Day (生态负债日),是计算每年可以Renew的资源,今年的Overshot Day是8月1日,即是说我们用了7个月,就花光地球一年的资源,之后的都是使凸了。用经济角度看,它一定会断。」他神情严肃:「但我也有很乐观的层面,过去这两年,转变真的好快,日日都有新产品。这个那个名人又要出来茹素,所有人包括DiCaprio 、Natalie Portman、James Cameron、Tom Ford、Louis Hamilton⋯⋯突然间无数的人都出来说:我们不如倾力去做这件事吧!那感觉就像Avengers(复仇者联盟)一样,大家都觉得要做点事。」
联盟怎能没有本地队友?六年前,David创办Green Monday,及后再创办Green Common(素食餐厅/超市)。今年四月,研究了年半的植物肉「新膳肉」(OmniPork)正式公布,以Be Right or Left Behind作口号一语双关,找来Kay及财经界陶冬站台(二人也同时是Green Common及Right Treat的投资人),同时宣布Kay成为Green Monday的CKO(Chief Kindness Officer)。近月茹素的王浩信也加盟,成为Captain Green。 David认为改变必须由教育做起。 「一开始要先找潮流、Iconic的人物,希望能做出Ripple Effect。」
Kay一直担心Green Monday发展,她留意到市面上推广素食、环保议题的机构都苦苦支撑。 David:「其实Kay同阿聪(张继聪)一直很关心此议题。我们洽谈多次,一直到今年年初,我告诉她我们要推出新膳肉,一种适合亚洲人烹调的植物肉,问她要不要来试试。试食后,我说若有此荣幸,我不想只此邀请你来参加一次。我这辈子都会做以此事业,它又附合你的价值,能否请你加入我们团队?」
这段仿如求婚的感人话语,果然得到Kay的积极承诺。 「我每次想推广一件事,总会觉得若我这人易招惹是非,因而令事情被抨击,受不到应该受到的注目,那就糟了!」Kay:「但到了我休息后,心态变了。我心态舒服了,连讲句话都轻松了。如果说我讲真心想分享,其他人有自由的看法。你可以不喜欢我,因为今天你喜不喜欢是你的选择,我都尊重,你可以因为不喜欢我而不喜欢这件事,但我不用执着,太介怀。但我也没有理由因为你不喜欢,而件事很重要,我也不敢做。」抵达时Kay带着一盒歌迷亲手造的Vegan曲奇,她说歌迷不是素食者,但多少还是有受到影响。
近年外国先后推出Beyond Meat等植物肉,掀起所谓Food 2.0的风潮。新膳肉(OmniMeat)以亚洲市场为目标,它以全植物制造,形态如肉酱,无论在质感或味道、营养都不输真猪肉,4月它抢先公布,在五星级酒店推出菜式,上月再在Kay引线之下,找来生煎王老板Oscar试菜,推出平民版的素肉生煎包。 David透露有企业饭堂将使用新膳肉,有连锁快餐亦将推出新膳肉菜式,零售版本新膳肉将在十月推出。动作多多,Kay满怀期待:「我觉得(新膳肉)是翻天覆地!我希望它能发挥它的威力,令大家跳去吃植物肉,而吃少一点真肉。」Kay笑:「从前我总是担心David,在香港搞素食、环保这些,执得多,也执得快!但他越做越好,声音越来越大。」
科学家警告多时的气候变化,逐渐成真。情况不容乐观,但更不容怀忧丧志,David :「我会勉励自己,就像Starbucks。它现在在中国有3,000间店,但中国人从前不喝咖啡,现在却每15小时就开一间铺。它制造的是一个Lifestyle,我会觉得,它能令过去五千年的中国人都迷上咖啡,这连他们CEO都说没想过,你又怎想得到?我们一开始由名人做起,是因为你一定要有一个地方开始,要做出一种Lifestyle,再让它像雪球一样的滚大。」
Kindness是什么?
Green Monday常提及Kindness。 Kay的职衔又以Kindness为名,那到底它是对动物的善,还是什么?
「Kindness除了是对生命的善良,也是对你自己。有很多资料显示,你怎进食、进食什么、有没有益,包括畜牧业运作里面有好多针药,是否安全?」Kay:「还有一件事我好有感受,就是当你吃一个生命时,它经历的事、受了的痛苦,身体内有很多讯息──真的,我好在乎她接收的讯息。这种能量停留在它躯体内,当你进食时也会把这些讯息吃进去。我是有感受的,当我完全不吃肉类后,这是很清晰的,我心情的舒坦、轻松,人自自然然地平和开心,前后有好大分别。所以当有朋友为事情很心烦,或者很需要转变时,我都会着他们不如这个月茹素试试有没有帮到你,看看它有没有令你平静下来。」
「任何人有小朋友,你灌输给他的价值,头一两个就是有爱心。」育有两女的David:「好少人小朋友一出生就教他要霸地盘,这世界要弱肉强食吧!我觉得人性本善,五岁的女儿有天她在电视看到环保节目,会主动说『那我们家不要再开那么多冷气了!』我跟她解释为何爸爸推广食素,她又会在厨房大叫:那我以后不吃肉了。为何她们领悟地比无数成人快?因为Kindness就是我们本有的。要钙质所以要喝牛奶,那不过是三十年前的天才营销推广吧!我们这一代不再是不够营养,而是营养过多,其实瘦人也一样可以患三高。」
「其实Kindness不是那么伟大──说要拯救地球、拯救动物,而是去善待你自己。它是由内到外,也是由外到内,你到底想选择什么生活态度?」David:「我们推广素食、环保,当然对地球、对自己好、对动物好,但我们必须好强调,必须要Kind对待身边所有人。有的人食素后醒觉了,觉得这问题好大,好想将它推广,因此会出现Shaming、Blaming⋯⋯」Kay笑:「食咗素,变咗好燥啰。」David:「Kindness包括对待所有还没法改变的人,毕竟每个人的阶段、生活环境不同,有的地方根本没法种蔬菜。一定要Respect别人,有的人想做但家人未准备好,所以谈Kindness,一定不可以不谈Kind to Other People。」
核弹下的农田
跟随Kay的新闻,自不然看过她怎样被恶意抨击,遭遇过什么低潮,「我这个人又怕羞,又不是穷凶极恶,但我遇过的事,就像小小的一块农田遭核武轰炸一样。我开始思考人生到底发生何事,我得出的结论是:若我人生中没有踏出一步做歌手,我一生大概就是我还住在大埔,找一份教职,好平静地生活。我的生活规律变化不大,压力可能会小很多。
「但打从我选择做音乐,它是有原因的。我的原因,是打后的人生是一种修炼,我估计,若我选择平静的生活我不会得到这课程的。我选择严峻的课程,是因为我积极,我想学识一些本领。学识本领,用在音乐上,用在跟我沟通到的人,我对他有生命影响生命的力量,可能令我在现在的状况,因此认识到志同道合、频率接近的朋友,使我们会做另一些事。
「我这样去看我的选择,我觉得舒服好多,我由当初决定去做歌手是有原因的,我学习,我试着每件事都想,我就像打机一样,我要过版!我要把这宝石拿回来,宝石是要在下一关用的。因此无论发生多严峻的事在我身上,总之在我平复后,我回头会想:不要紧,其实我学了一些东西,我一定会有用得着!我会更积极去面对更严峻的挑战。现在我无论发生何事,我都领受。」
她坚持人性本善,即使这只是一个想法,「我没有证据嘛,但我只能抱着这善念,我希望它是真的。看比例也是这样,偏善的人多,或许只是间中做少少恶。」
以往她常紧张别人看法,永远处在战战兢兢的状态,「有一次出席大型活动,我是宣传大使,好威风地在开篷车上为大家挥手。当年我刚爆肺,状态不好歌唱得不好,压力好大。当开篷车去到一个跟群众好近的位置,有一个爸爸带着两个孩子,好大声的跟孩子说:她就是走音王啰,她常常走音的!我那一刻会觉得:怎么会发生一件这样的事?我跟大家说新年快乐,为什么会换来这件事?那一刻像跌进一个深渊呢。」与人为善有时并不会换来愉快经历,「系,我也在人生入面,见过身边的环境好令人窒息,好似心肠坏的人比较多,但走到不同阶段,境同心转,你看开了环境又宽阔了。世界有权是有不同的事发生,这都是他们的人生课题。

「虽然,他也可能伤害过你,但选择在我手上,我可以选择去演绎它。你可以唔理,莫非你一个眼神不友善,我就崩了一块?或真的变得没价值? 」休息两年期间,她由出生开始疏理人生路上一段段经历及情绪,「休息前我工作到好灰,试过情绪差到不敢想像。休息期间,我疏理好积压了很久的愤怒,或对自己的失望──我自己做得不好的事,我要原谅我自己。有时是人家对我不好 ,我耿耿于怀。逐样疏理后,我有足够时间把它们丢掉了。我好感激自己做了休息的决定,话放低就放低,放低我的工作。到我现在重拾工作,我现在每天都好享受工作。 」

怕羞唔可以唱歌咩
回望自己05年出道,神推鬼㧬,这样十三年就过去了,「其实By Design我这个人,真的不是很适合做幕前啊!但当年我好想用音乐纪录生活,做完音乐,自不然是你自己出来表达。但这样一出来,一做就这么多年了。做了这么多年,我多少学会了清楚的表达自己,慢慢地适应。我不是天生会站在舞台的人,我每次在舞台都会觉得:『点解要接受这份工作?我真的不想出去!』『哗!好多人,我好惊!』但出去以后,我又好哋哋,我就是这么矛盾的一个人。」
挖掘挖掘,她认清自己的缺点,反而坦然,「我以前曾经好嬲我自己,我在休息期间也一样:我这么不适合做幕前的人,为何要选择做幕前?每次裙拉裤甩,甩碌咁在台上!发生这么多年,为乜呢?但发生这么多事后,我会觉得:怕羞咪怕羞啰!怕羞的人唔可以唱歌咩?我也可以好真心的去为大家唱歌。」她说:「难道我不是天王巨星的姿态,我就不可以唱歌么?」
再站出来她变得更积极,再艰难的事──包括对这个并不完美世界,都抱有希望,「记得是08年,我在挪威做过一个关于地球暖化的节目,要上雪山,当时有机会见过好多当地的科学家,他们天天观察冰川缩小。他们坦白直说:我们其实已在倒数日子。在​​我们有生之年,情况会好严峻。我当时听到好惊,原来在我有生之年已遇到这问题,那我们下一代怎办?」她说:「但医生也不会说,救不了全部人我就不救了。我可以做的事都做,自己可以做就做,可以一起做就一起做。所以对将来我还是乐观的。我好天真地相信,若还有几十年时间,我们要抱有希望,觉醒进程可以快一点。」
「大家一起做,没有人知道会怎样,因为没有试过全人类一起觉醒嘛!效果可能好快,做出你想不到的奇迹。」
资料来源:

https://lj.hkej.com/lj2017/features/article/id/1934625/%E3%80%90%E5%B0%81%E9%9D%A2%E4%BA%BA%E7%89%A9%E3%80%91%E8%AC%9D%E5%AE%89%E7%90%AA%C3%97David+Yeung+%E5%96%84%E8%89%AF%E8%80%85%E8%81%AF%E7%9B%9F